不能说的话

 

* Startseite     * Über...     * Archiv     * Gästebuch     * Kontakt     * Abonnieren



不能说的话

* Letztes Feedback
   19.12.11 03:27
    replica oris watches wat
   19.10.12 16:25
    Until August    20.10.12 11:15
   
Could you please repeat
   21.10.12 06:09
    I was born in Australia
   22.10.12 01:08
    I like watching TV
   22.10.12 20:07
    Go travelling





我在你许久以前的日志里,找到一首我喜欢的歌。
当然啦,你喜欢的大多数歌,我都不了解——绝大多数时候,我们都站在彼此的世界之外:你不看我的文字,我看不懂你的。
(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朋友圈子,我似乎永远只有自己——所以才将所有的关注,都放在一个人身上?)
差不多相同的时候,写了《心爱的歌》,把wonderful tonight收了进去。
也许在这一点上,大家的渴望都类似:可以在人群之外,温柔的夜色里,紧紧牵住另一双手。
于是我为了这一点点点点相似,欣喜不已。
16.10.09 07:41


你说,我也算你掏心掏肺的朋友。

瞎扯。

你同我,几曾交过心?

我从不曾对任何一个人,完完全全地敞开心扉。并不是提防;然而却真的是不信任。

虽然,我渴望倾诉。

有过好几次,想拉过你的手埋在里面痛哭。

终究一次也没有在你面前掉过泪。

If I trust in you, would you let me down?

Would you laugh at me, if I said I'd care for you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我不喜欢分享。

要么是全部,要么,我什么都不要。

爱情里更是这样。所以才会说,除非认定了彼此,否则我是不要去争风吃醋的——至少我努力这样。

我绝不做花团锦簇中的一朵。

我这样的人,纵有千般的不好,难道还不值得一个人全心全意地爱我?

怎么能等着和别人一同放上天平,来称孰轻孰重。

(我真可怕,竟把别人都看做庸脂俗粉。虽然我从来不说出来,却不知,有多少人看出我的自负?)

我自己的戏里,一定要唱女主角。

永远不想去做别人的配角。宁可辞演。

15.10.09 07:10




离开的时候,没有在你眼前哭。我并没有哭的资格。
所以不能给你看我哭的义务,和权力。
我终于可以伸手抱一抱你,却终究没有去亲你的眼睛。
我想你懂得。我想你懂得我也懂得。
我不能给你你想要的;我想要的,你也不敢许我。
可是你离开,我是真的舍不得。

那天晚上和你谈到南开。你说,我该去。
我有些难过。
如果我去了,岂不是再也没有见你的机会?
这个夏天,那么多人离开我的生活。我难过,然而没有太多不舍。因我一直知道,筵席总是要散的,每个人都要过自己的日子。
原来那些人的离开,我都不在乎。
我却那么在乎你。
我不愿意再也见不到你。我舍不得。

我猜我们的分别,也让你小小难过。
只是不至让我们伸手挽留彼此。

我一直都知道这一点;却不知你的态度,让我如此失落:毕竟你对我的留恋,不若我对你多。

那天晚上问你,离开后,你会想念青岛吗?
你说,会的。
我却没有问,你离开后,会想念我吗?
你会回答我吗?

14.10.09 05:31


莫名奇妙

那个时候,突然开始唱《情非得已》。

虽然我拒绝承认,自己是在担心,会陷进去。

其实说过的每一句玩笑话,都是真话,只是,不是当真说的。

怕自己会爱上你。

跟他们比起来,我宁愿要你。

13.10.09 08:52


喜欢

她问我,喜欢你有几分。
我不知道。我也说不清楚。
当我和你一前一后走在路上,总有冲动去拉你的手的时候,算不算已经很喜欢你了呢?当我在拥挤的人群中,一次次回头寻找你,一眼见不到你就开始心慌的时候,算不算已经喜欢你了呢?当我独自一人在纸上,一遍遍写你的名字,涂了又涂,算不算已经开始喜欢你了呢?时间倒推到五月里(那似乎已是许久许久以前),夕阳的金光下,温暖的晚风中,我手插在口袋里,微笑着看你走近,那个时候,我难道没有喜欢吗?
不是不知道,你并不是理想的对象。而我想来想去,看不到任何可能,能让你因我而快乐。
可是,假若你喜欢我,像我喜欢你那样,假若你让我知道,你也一样地喜欢着我,那么我放开怀抱去爱你,又有什么问题。
假如你的心,也能和我的一样,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。
然而我怕,永远也不会知道,你喜欢我,能有几分。
对我来说,当你一次次从我手里接过一个个或重或轻的袋子,当你对着我笑眼弯弯,当你拉过枕头作势砸向我,当你把一个个球挑高过来让我狠狠打回去的时候,你就是满分了。
可是我想,我再也不会知道,我在你眼中,有没有满分的时刻。

10.10.09 05:14


[erste Seite] [eine Seite zurück]



Verantwortlich für die Inhalte ist der Autor. Dein kostenloses Blog bei myblog.de! Datenschutzerklärung
Werbu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