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能说的话

 

* Startseite     * Über...     * Archiv     * Gästebuch     * Kontakt     * Abonnieren



不能说的话

* Letztes Feedback






百无聊赖

我又看了你的日志。
似乎,你就要回来——是这样吗,还是我又一次,想太多?
如果,你的那幅画,又开始有花有枝有叶,那么,这一次住进你心里的人,会是谁?
而我为什么,明明学不会,却一次次想,去猜你的心?
28.10.09 09:00


有所思

听到上楼的脚步声,多么希望是你。

快些回来吧,如果我真的要离开,也希望可以见你一面。

也许可以趁着酒意对你说,我有个小小请求,不要拒绝我。

让我亲一亲你的眼睛。

26.10.09 17:14




你知道,我很排斥别人触到我;也许你会觉得很夸张吧——所以每次我一表现出来,你就想法子要碰我一下。大约是想说:偏碰你一下,会死啊?——是这样吗?
每一次我都来不及反应,毫无例外地傻在那里。然后跳起来想打人。
其实我很喜欢跟你打闹时候的自己——让我觉得,我是个爱娇的女孩子。所以叫你“神经病”,一次又一次。
那天打球的时候,你要我上场,把球拍递给我的时候,在我腰上平推了一把——你是有意,还是无心?
而我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,你有没有觉得奇怪?
神经病。
23.10.09 04:05


好奇

最初的吸引,总是好奇。
这是个什么样的人,他喜欢什么,讨厌什么,他为什么开心,又为什么烦恼?
哦,原来他爱过;他爱上的是什么样的人,为什么爱她,又为什么分手?他爱她有多深——他忘了她没有?
每一个恋爱过的男生,我都好奇:告诉我,恋爱中的你,也有痴的时候吗,是怎样的痴?你们都是怎么爱上的,都是怎么爱的?
怎样才能,让我留意的人,也留意我?
呵,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?
22.10.09 05:21


玩笑

不爱有不爱的好处——感情没有放进去的时候,人总是从容得多。
所以可以跟你肆无忌惮地开玩笑。
虽然那么多瞎扯里,真话恐怕比我自己能想到的都多。
换了我,更是一句都不会信。
所以你说我玩你——那简直是一定的。
20.10.09 03:15




那天下午,百无聊赖间,突然觉得,我已经可以很轻松自在地看待四年前的事情,就好像,当时的我可以释怀地看待七年前的人一样。
想来想去,还是因为你。
原来你对我而言,已经如此重要吗?
(想到这个问题,不禁失笑。我又想起四年前的六月,一个人在湖边:风那样地晃动树梢,我等的人却没有来——那个时候,我不也是在笑吗?)
我果然没有长进,依然要靠一个人去淡忘另一个人,用一段心情替代另一段心情。
然后呢,然后就要让这新的心情再慢慢发酵,新的人又一次远离,直到我在挣扎中又盼望新的故事的开端。
每一次都是相同的重复;每一次都是那样仓皇,毫无理由地不知所措,从每一个姿态、每一句话语中搜寻我想获得的信息,任由它们左右我的悲喜。可是到了最后,仍然是痛楚。
什么时候,这个圈才能终结?
19.10.09 06:59


问 II

这几天一直在看你的博客。最能读懂的一段,是你在写自己的爱情。
也是那样深深爱过的吧;你的心,现在还会痛吗?你的她,现在还想着吗?
仿佛每个人都有过去,都有过两情相悦的日子。只有我没有。
所以一直也想不出那种感觉:How someone who's been so close could be so far away?
我尚且不知道,一颗心该如何靠近另一颗;该怎样想象,曾经的亲密无间,陡然间就生生疏离?
或者,你从未疏离?
你把博文改了又改,又是为什么呢?
连在你心里的东西,是给谁看的?
谁是你会意的那个人?
我会不会,有那么一天,知道这些答案?

17.10.09 05:16


 [eine Seite weiter]



Verantwortlich für die Inhalte ist der Autor. Dein kostenloses Blog bei myblog.de! Datenschutzerklärung
Werbung